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416-5082888
  • 国际新闻
    首页 > 国际新闻 > 动力电池巨头沃特玛200亿破产 母公司市值跌85%
    动力电池巨头沃特玛200亿破产 母公司市值跌85%
    来源: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作者:陈运动    发表时间:2019-12-09    浏览量:811人
     

    沃特玛的连锁反应还在继续。

    12月2日,沃特玛母公司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300116.SZ,以下简称“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截至昨日下午5时,共有124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的债权金额高达67亿元。

    这是自11月13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沃特玛进入破产清算流程之后,坚瑞沃能发出的第八封对外公告。

    ▲坚瑞沃能近2年的股价走势图。图片源自东方财富网。

    作为曾经的动力电池巨头,沃特玛一朝让坚瑞沃能的利润暴增400多倍,却也让其股价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起落:距离2017年9月份高位,其股价至今累计跌幅已近85%,市值直泄260亿元。

    外界甚是不解,被坚瑞沃能高调收购的沃特玛,为何会走到破产清算这一步?

    “业绩功臣”到“营收毒药”

    从行业砥柱走向无奈陨落,一纸破产清算的公告背后,是沃特玛带给坚瑞沃能的短暂高光和两年震荡。

    据企查查显示,2016年8月,坚瑞沃能通过重大资产重组,以52亿元收购了沃特玛。彼时,坚瑞沃能已落入消防主业无力、停牌四次的境地,而沃特玛位列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第四,仅次于松下、比亚迪、宁德时代。

    “联姻”之后,沃特玛的营收和资产总额占坚瑞沃能合并报表的90%以上,不过高度捆绑也让沃特玛一度成为坚瑞沃能业绩暴增的大功臣。

    从坚瑞沃能2017年一季报可以看出,坚瑞沃能当期销售收入27.83亿元,同比增长3615.2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4亿元,同比增长168130.26%。公司方面解释,该季度业绩暴增的原因在于“公司2016年度完成对沃特玛的并购之后,新增新能源领域业务带动业绩飞速增长”。

    然而好景不长。仅一年之后,沃特玛拉着坚瑞沃能一路小跑下坡。

    根据坚瑞沃能并购沃特玛的业绩对赌,自2016年1月1日起,沃特玛截至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12月31日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累积净利润分别须不低于4.03亿元、9.09亿元、15.18亿元。

    而现实却是,坚瑞沃能除了并表第一年盈利达到4亿多元以外,其余年份因沃特玛的拖累持续亏损。

    财报显示,2017年,坚瑞沃能实现营业收入96.6亿元,同比增长152.9%;2018年,坚瑞沃能营收缩减至39.97亿元,同比指标转向,降幅58.62%,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数额高达50亿元。

    ▲2015年-2019年9月30日,坚瑞沃能营收概况。

    巨额亏损让沃特玛的2018年在非议和争端中艰难度过。

    2018年6月29日,据央视新闻报道,沃特玛正处于资金困难的紧张局面,并将从2018年7月1日起安排深圳总部全体员工放假6个月。7月4日,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公司受债务危机的持续影响,目前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设备被查封,导致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订单也随之出现大幅减少。

    随后7月12日,烟台卓能电池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能电材”)透露,公司因向坚瑞沃能部分子公司供应磷酸亚铁锂被拖欠货款约1.4亿元,已向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诉讼。

    来到2019年,溃败的沃特玛积重难返。

    11月13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选任管理人公告》,标志着沃特玛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公告显示,沃特玛对外负债约197亿元,其中拖欠559家供应商债权约54亿余元。

    成也沃特玛,败也沃特玛。南柯一梦之后,坚瑞沃能重新被打入地狱。

    11月18日晚,坚瑞沃能连发两个公告称,已收到法院受理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破产清算裁定,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终止上市以及法院宣告破产的风险。

    对于今年三季度仍在亏损的坚瑞沃能来说,如果重整失败,不能成功扭亏为盈,将触及创业板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而退市的红线。此外,坚瑞沃能还存在连续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以及净资产为负,而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而随着沃特玛陷入破产清算,危机波及到同属创新联盟的20多家上市公司,包括长园集团(600525.SH))、诺德股份(600110.SH))、赢合科技(300457.SZ)等。

    隐患早已埋下

    曾经凭一己之力救活坚瑞沃能的沃特玛,为何从云端跌落到谷底?

    2018年4月,坚瑞沃能发布2017年业绩修正公告显示,预计2017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36.89亿元,修正了此前在业绩快报中表达的“预计公司2017年的归属净利润盈利约5.22亿元”。

    关于修正业绩的原因,坚瑞沃能解释称,“受国家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调整、子公司沃特玛业务扩张增速过快、应收账款回款较慢、资金链紧张等综合因素的影响,造成子公司沃特玛净利润未达预期。”

    正如公告所说,自2015年11月以来,工信部先后发布了四批符合《规范条件》的企业名单,沃特玛有幸被列入其中,在利好的政策扶持下快速成长,但美梦很快被打碎。

    为彻底堵住“骗补”漏洞,2016年12月,工信部下发《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要求非私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累计行驶里程要超过3万公里才能领取国家补贴。

    如此一来,一方面,获取补贴的门槛升高;另一方面,先达标再领补的申请程序给沃特玛的现金流增加了不少压力。

    不过也正是在补贴新规出台后不久,2017年,投身坚瑞沃能的沃特玛开始野蛮生长。据媒体统计,截至2017年底,沃特玛共有11个生产基地落成,单个项目平均投资超过20亿元。

    随后“沃特玛造假行驶数据”的报道不断传出——自2017年底到2018年初,沃特玛相继被曝光在山西、湖南、广东三省大量囤车、雇司机空跑。

    依赖国家补贴不成,缺乏风险规避能力的沃特玛在主营业务上栽了巨大的跟头。

    沃特玛做磷酸铁锂电池起家,装机量一度在全国新能源物流车领域排名第一。但随着新能源汽车品牌们逐渐在续航能力上摩拳擦掌,以高能量密度、长续航里程著称的三元电池迅速席卷市场,能量密度相对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在乘用车和物流车的市场份额开始萎缩。

    不同于电池系统逐渐多样化的宁德时代,沃特玛并没有紧跟市场生产三元电池。

    2018年6月,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标准再度更新,要求纯电动货车或专用车、非快充类客车的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的最低要求均提至115Wh/kg。而在2017年沃特玛销售的动力电池中,仅有14.3%磷酸铁锂电池的系统能量密度达到115Wh/kg,还有相当一部分电池未达到新政补贴标准。

    这意味着,沃特玛的大部分产品无法获得补贴。也正是从这时开始,沃特玛流失了大量订单。而在补贴枯竭、订单流失之后,现金流隐患成为压死沃特玛的最后一根稻草。

    曾有媒体指出,一般情况整车厂商的回款情况影响锂电池厂商的应收账款回款,最终影响到锂电池材料供应商的应收账款回款,目前,新能源产业链企业的回款周期基本都超过4个月,有的甚至截至目前都未拿到去年3季度货款。

    并入坚瑞沃能以前,沃特玛就已经出现过高达81.83%的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44.55%的平均水平。而并表之后,由于沃特玛的营业收入占坚瑞沃能85%以上,坚瑞沃能的应收账款激增,2016年和2017年三季度应收账款超过营业收入。

    经自媒体“市值风云”统计,2016年半年报以后坚瑞沃能的经营现金流和净现金流大幅下滑,且均负值。由此可见,沃特玛一直顶着非常大的现金流压力。

    现金流极度紧张的局面,让坚瑞沃能在危机爆发之后无力偿还银行、供应商及非银金融机构等债权人的欠款。而大规模债务逾期,也致使坚瑞沃能及沃特玛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最终积重难返。

    “动力电池产业此前是百花齐放,现在集中度迅速提升,速度超过大多数人预想。”自媒体“时间财经”援引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的观点表示,在资金、技术、产能、投资方面都处于弱势的电池厂商们,将在今后被快速洗牌,波及到整个产业链。接下来,这种洗牌会更明显和强烈。